一湖枯荷一湖秋 中山公园小西湖秋意醉人

2017年09月15日 15:56   来源:青岛日报/青岛观/青报网

  一湖枯荷一湖秋 中山公园小西湖秋意醉人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立秋后,小西湖的的景色开始有了秋的颜色、秋的味道和秋的温润。

  

  清冽的湖水里,站立着的一茎茎荷秆,高矮错落,直斜相间,枯黄的叶片,有的缀于荷秆,或舒或卷;有的贴在水面,犹如甜睡;还有的因荷秆斜立而与湖水若即若离,恰似与水中的鱼儿嬉戏;几只陪伴荷叶一路走来的蜻蜓不舍离去,痴情的立于枯茎上面,呢喃缠绵。

  

  秋天的荷塘, 似一幅淡雅的水墨画,安静得如坐在村口大树下聊天的老者,无风时,安详豁达,自得其乐,起风时,絮絮叨叨,说些陈年往事。

  

  虽已立秋,荷塘四周,依然绿意醉人,那绿,或浓、或淡、或深、或浅……各种颜色相互交融,相互渗透,在一蓑烟雨中灵动而清新。站在湖边眺望近处远方,有种想流泪的感动,感动生命的轮回和不息,感动大自然的精彩馈赠。

  

  荷残了,它们经历了几场风雨的沧桑,才褪去了盛夏的灼艳。枯荷,也曾有过花样的年华、如月的容貌、冰雪的聪明,那是一种铺张着的壮锦,如人生的一段嘉年华,张扬、美丽、透亮、辉煌。后来,它枯了,生命变得憔悴而脆弱,但它始终是洁净的,容颜已衰,慧心尤存。

  

  如今,铅华洗尽的荷叶透着一种沧桑与残缺的美,这种美,同样触动心扉,同样能给人明天的希望。

  

  荷花枯了,繁华退尽的萧瑟里却是别样的蓬勃与生机。

编辑:赵苗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