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成功后蒋介石如何与冯玉祥李宗仁反目成仇

时间:2010-12-27 10:42    来源:凤凰网历史

  本文摘自《正面抗日战场》,作者:关河五十州,出版社:武汉出版社

  直到很多年后,“蒋冯阎李”四兄弟中的李宗仁这样描述他印象中的蒋介石:为人严肃,杀气很重,看上去有些劲儿劲儿的。

  阎锡山则是:一望而知为工于心计的人物,其人喜愠不形于色。

  冯玉祥外表既不严肃,也不深沉,属于兴之所至型的,不过按照李宗仁的评价,也是一“老谋深算的政客”。

  精彩的一幕发生在四兄弟祭告总理的典礼上。

  当时担任主祭的老蒋第一个哭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哭,是“抚棺痛哭”,就是趴在先行者的棺材上拼命哭,谁拦跟谁急。至于那眼泪,就跟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往外喷喷的(“热泪如丝”)。然后是老阎老冯这二位,他们没法去跟老蒋抢棺材板,只能站在那里一个劲地揉擦眼睛,最后也弄出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看上去那伤心劲就别提了(“状至哀伤”)。

  老李的表现方式比较特别,是凛然肃立,一滴眼泪也没掉,同时他认为前三个兄弟无论是“抚棺痛哭”型,还是“擦泪相陪”型,都只能用两个字来评价——矫情。

  反正我是没有你们这种“表演本领”的,大家都应该看得出,先总理是“尽其天年”而终的,今天又是“功成告庙”的好日子,不易做得过于夸张,我这种表情当然是最合适不过了。

  事实上,弟兄几个比赛飙泪和耍酷那还只是浅层次的,真正的龙争虎斗还没正式开演哩。

  却说本片的第一主角老蒋整天琢磨着如何把所有的戏份都抢到自己手里,为此真到了古人所说的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的地步。

  一个人的智慧显然是有限的。上帝啊,帮帮我,给我扔一个孔明下来吧。

  啪,帝哥毫不犹豫地给扔了一个下来,真够义气。

  此人貌不惊人(也许还是脸先擦了一下地),戴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与传说中羽扇纶巾、气宇不凡的诸葛先生相比,差距真是太大了。

  不过老蒋对《三国演义》中的故事还是熟悉的,那里面除了孔明这个卧龙以外,还有一个曾经因貌丑而让刘备看不上眼的凤雏。

  再一问,来者名叫杨永泰,老蒋一阵惊喜,因为义兄黄郛曾经对他说过,杨永泰者,其人满腹经纶,是个能帮主公成大事的海内奇才。

  再一交谈,这杨永泰果真对“当世之事”了如指掌。你听听他是怎么分析的——

  今北伐虽成,可天下还是不安啊。李宗仁控两湖(湖南湖北),李济深拥两广(广东广西),白崇禧则乘势进入华北,这三股势力就足以三分天下。除此之外,冯、阎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此看来,南京危矣。

  说得真好,可是老蒋听着听着脸就白了,这才想到,自己这个名义上的第一主角其实虚的很,不仅随时可能被抢掉戏分,甚至面临着被剧组除名的危险。

  觉得自己弱了吧,不要紧,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

  听得此言,老蒋心中一动:先生可有何策可教我?

  杨永泰从嘴里缓缓地吐出两个字:削藩。

  诚如是,则霸业可成,党国可兴矣。

  真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老蒋此时的心情已经由惊喜上升到了狂喜。

  黄郛没有吹牛,此人大才,绝对是大才。

  莫非他真的就是孤之凤雏?听说这杨永泰过往有政治倾向变来变去的毛病,还曾尝试投过北洋政府,不管它,能为我所用就行,我可不能做那以貌取人的刘玄德,而要做人尽其才的曹孟德。

  一切都像在演义,一切都象是虚幻,然而这又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一幕。我说过,那个年代的很多故事,你完全可以把它看作是另一些古老故事的翻版和轮回。

  杨永泰在进入蒋氏幕府后,也像当年的“凤雏先生”那样敬业,围绕“削藩”,他每天茶饭不思,捉摸和构思着一个个奇计妙想,然后放入锦囊之中。

  让“主公”老蒋去摸吧,这样更能增加气氛。

编辑:陈宁